众人跟在王欢的后面垂头丧气,陶子莫低声道:“诸位说说该怎么办啊,咱们这位领队师兄一意孤行,要把我们往死里带,要不咱们先回去,从胡道友哪儿弄清楚情况,再行平劫窟。咱们这位领队师兄不知劫窟修士的厉害,会害死大家。”

吕文祖说道:“我们就是下界历练,领队师兄都不怕,我们还怕什么?”

说到这里其他人一阵沉默,他们在心里虽然赞同陶子莫的说法,可是堂堂太天宫弟子又折回去,传出去也没面子,会被其他宗门的人嘲笑。

王欢从须弥袋里拿出一座飞舟,以前他一人赶路从来用不上这东西,现在要带着这群太天宫弟子,正好用得上。

看着这艘飞舟,众人脸上又是一阵抽搐,这也太招摇过市了。

难道害怕劫窟的人不知道他们吗?

陈心媛看着王欢已经率先登上飞舟,在后面犹豫的说道:“师兄,我们都能御剑飞行,不用飞舟。”

“是啊,太浪费灵石了。”

“下界资源缺少,咱们能省则省。”

其他人也跟着附和,这飞舟是王欢当初从十九公子手里弄来,十九公子一向喜欢照耀,又是巨灵仙王的宝贝,珠光宝气,恢弘高大。

这个目标太大了,要是让劫窟修士发现,还以为他们是仙域的大人物,那还不费尽心思的要弄死他们。

没人敢乘坐。

粉色小碎花淑女恬静而美好

王欢早见怪不怪,他要赶时间,如果丢下这些人,凭他们几个肯定会劫窟修士偷袭。

“上来吧,我们时间不多,早点去昆仑山脉,也能早点了解情况。”

听到王欢的话,陶子莫等人心里一阵郁闷,这沿途都有潜伏有劫窟修士,乘坐这样骚气的飞舟,确定能活着到昆仑山脉吗?

一看王欢不耐烦的样子,众人只好硬着头皮上了飞舟。

陶子莫尴尬的说:“领队师兄,我有些恐高,等会能不能飞矮了一些。”

既然上了领队师兄的贼船,那也只能认命。

只希望这位领队师兄低调些,飞低一些,说不定劫窟修士没有注意他们。

“是极,是极,我们刚到下界,水土不服,师兄尽量飞慢些,飞低些……”

每个人都找一些蹩脚的借口。

王欢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一群仙台修士,竟然说恐高……

他也懒的解释,突然便将真元灌入飞舟的阵法内,嗖的一声,飞舟破开云霄,快若疾风的向着昆仑山脉飞去。

飞舟上的修士们脸色顿时就吓的苍白。

说好低调。

说好的飞慢一些,飞矮一些。

可是这速度,比他们御剑都还要快了几倍,按照这个速度,天黑之前就能到达昆仑山脉了。

速度是快了,可是也太造谣了,要是被途中劫窟修士盯上……小命危矣。

陶子莫一行人连话都不敢说了,全神贯注的打量着四周,防止劫窟修士偷袭。

陈心媛双手放在胸口,摆出一副祈祷的手势,心道:“看不见我们,看不见我们,劫窟修士看不见我们。”

吕文祖噗嗤笑道:“陈师姐,这样没用,这下界劫窟修士虽然猖獗,但咱们的运气也不会这么差,会遇见劫窟修士。”

众人一听,觉得吕文祖的话有些道理。

这下界虽然有劫窟修士,但相比人族修炼者而言,终究还是少数,他们的运气不会这么差的。

陈心媛放下手,干笑两声,讷讷的道:“吕师弟说的有理,我的运气还算不错。”

“对,我的运气也还好。”

“哈哈哈,我们这是杞人忧天了,不得不说,领队师兄这艘飞舟真的特别豪华。”

“豪华大气,比宗门一些长老的飞舟还要阔气,我还是第一次乘坐这种级别飞舟。”

陶子莫更是看向船头,问道:“王师兄,这飞舟是自己炼制的吗?”

王欢摇了摇头:“不是,是从一个朋友手里要来的。”

陈心媛听后羡慕不已,道:“朋友真是够义气,这种飞舟起码是由高级仙王炼制,而且还用重宝装饰,美轮美奂。”

王欢笑了笑没解释,当初他可是把剑夹在十九公子的脖子上抢了这飞舟,跟义气没有任何关系。

放下心中的警惕之后,大家的心情也放开了,有的看着脚下的名山大川,也有的东摸摸西瞧瞧,对于飞舟上的宝贝眼红不已。

也不知道是哪位仙王炼制的,太败家了。

“天啊,九星玄铁,竟然用来做扶手,这太奢侈了!”

“还有仙王级别妖兽的骨

骼,用来做龙骨,这,这这是哪位仙王炼制,下了这么大的手笔,这太浪费了。”

可不浪费嘛,这飞舟的速度最快也只有仙王级速度,那高级仙王炼制出来,还用掉这么多珍惜材料,在陶子莫等人心里,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王欢也扯了扯嘴角,是巨灵仙王对十九公子的宠爱,还真是大方。

就在众人还在惊叹飞舟的奢侈之时,飞舟忽然穿过一团乌云,众人顿时觉得眼前一暗。

不过他们也没多想,这一路,他们没少穿过云层,以这飞舟的速度,几个呼吸之间就能穿过云层,重见天日。

可是飞舟在云层里飞了半柱香时间,依然没有飞出这片乌云。

这让飞舟上众人不由皱起眉头,这云层未免也太大了吧。

船头上,王欢已经眯起了双眼,不动声色。

陶子莫嘀咕道:“这云层有古怪……”

陈心媛瞪了他一眼,道:“别乱说,天空中有乌云很正常,别吓唬自己,我们的运气都很好,不会出现意外的。”

其他人虽然没开口,但是都已经收起刚才的嬉笑,神经紧绷。

“不对劲!”

这时,最年轻的吕文祖突然睁开双眼,满脸凝重:“阵法,这是阵法,我们被困在阵法里面,出不去了。”

飞舟上的人脸色大变。

这时,云层里突然传来猖狂的大笑:“还不算太笨了,还以为没有人会发现。”

“发现就发现了,也没关系。”

“这些仙域来的修士都这么蠢么,进入阵法中还不自知。”

“别废话了,既然被发现了,那就杀了这些仙域的小兔崽子。”

云层里面,传来一阵阵热闹的哄笑声。

听声音,人数还不少。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