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战想了一段时间,“当时受训的情况倒是记得,我的教官有几位,不过接触并不是那么的多,所以印象不是那么的深刻!而且教官也不怎么跟我们相处!”

听到叶战这么的说,耿直也是瞪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很是不满意的看着叶战,“少跟我耍滑头,你当时的教官有几位?你会不清楚?找你是了解情况,并不是为了让你糊里糊涂的,明白吗?”

“那我的这位教官现在算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游走于边缘地点?”叶战也是强硬的顶了一句,“我很是怀疑,省厅来人了,安部门来人了,甚至于情治部门也来人了!教官的小队人员虽然不多,但是装备齐,里面还有外国人,这些都是正常情况吗?”

耿直擎着自己的下巴,“你的级别呢?不允许你接触这样的机密,因为连他的身份呢?你都不能够知晓太多,想必你的心里面呢?已经有了相当的猜测,甚至于你也是猜测到他的身份了,这个也就是我为什么要单独找你谈谈这件事情的原因!”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他的代号叫做羽毛!”

“羽毛呢?只不过是他的一个代号而已!”耿直也是摇摇头,“甚至于我个人呢?也不完的就了解,他给你做了一段时间的教官,我需要了解一些其中的状况,这么多年的时间过去了,他依旧能够记得住你的名字,这不容易!”

叶战已经听明白了,自己虽然说脾气不太好,但是并不代表着自己很傻,随即也是咬咬牙,“当时受训的情况我已经忘记的差不多了,不过有一件事情让我印象深刻,我当时的时候训练的时候,用的部都是实弹,我的训练不小心,一颗子弹从我的脸上面飞了过去,当时的时候这个眉毛被剃除半截,这件事情可能会留下来相当深刻的印象!”

“这颗子弹是丁羽打的吗?”

“不是,当时的时候他就是教官,就站在我的旁边的位置,也就是看了一眼,我也是看了他一样,随即继续的坚持训练,不过当时的时候他的眼神给我留下来非常深刻的印象!”

“有人会继续找你谈话的,你只不过是在你职责的范围之内呢?做了相当的事情,所以不需要有任何的负担!”随即耿直也是突然的笑了起来,“要知道丁羽的档案里面呢?还真的就没有承认过他是谁的教官,你还真的就是头一个!”

“我应该荣幸吗?”

被叶战给顶了一句,耿直一时之间也是有那么一些无语,随即也是笑了起来,“这个问题究竟要如何的来给你解释吗?他呢?现在已经退役了,退役很多年了,但是这么的说吧!他为整个国家所做出来的贡献和努力,是绝大多数的人都不能够比拟的!”

猫一样的女子

“这个就是他可以拿着枪耀武扬威的原因所在!”

“错了,他拿着枪呢?并不是耀武扬威的!”耿直也是非常严肃的说到,“你不了解其中的内情,所以我可以原谅你的说话,但是不要用你所谓的爱国心和自尊心呢?来混淆其他的事情,这个呢?也算是对你严重的警告!”

丁羽这个时候呢?还真的就没有要留下来的意思,不过这么的晚了,也就只能是就近休息,不过这个时候大家脸上面的油彩都已经清楚干净,而且都已经换装。

不过姜然等人呢?这个时候也是在丁羽他们下榻的地方入住,这件事情闹出来的动静稍微有那么一些大,姜然在整个过程当中有那么一些不识好歹,丁羽先前的时候是没有追究这个事情的意思,但是并不代表着这件事情就完结了!

地方略显有那么一些简陋,安保人员也是第一时间的就把这里的情况给掌控在自己的手里面,诚然大家呢?都没有把所谓的武器和装备都给拿出来,但是并不代表着他们会放松警惕,当然了叶战等人也没有离开的意思。

如果说不知道先前的事情呢?大家可能还不会有什么反应,但是保护丁羽的安呢?是上面下达的命令,这个是不能够回避的事情,先前的时候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大家可以当做不知道,但是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而且地处边界,还真的就需要重视!

耿直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就跟丁羽住在了一起,彼此之间呢?并没有太多的交集,主要是因为丁羽并没有这个方面的兴趣,这个才是最为关键的所在!而耿直为什么会留在这里,并不是说姜然的原因,跟这个并没有太多的关系,自己是找丁羽有点事情!

既然有这样的机会,为什么不好好的利用一下,但是初步跟丁羽的接触呢?自己感觉并不是那么的好,这个还真的就是一个问题。

虽然说这里的条件呢?稍显简陋,但不管怎么说呢?还是比山里面的条件要好的多!至少保证饮食和洗浴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厨房方面也是大动干戈,就算是这里没有的,也可以从外面调配,毕竟得罪的是丁羽,而耿直呢?又是‘兴师问罪’来的。

这件事情跟军分区方面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最为主要的呢?还是姜然那边,如果说不是她的话,是不会闹出来这样的事情来,军分区那边呢?做好这个接待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事情呢?例行公事罢了!

“小丁!这一次回来的有些突然,而且在京城那边都没有做些许的停留!”耿直端了一杯水,就那么的坐在了丁羽的身边位置,丁羽则是歪着自己的头看了一眼耿直,随即则是把目光放在了窗外的位置,没有说话的意思。

更为直接一些的来说,丁羽根本就没有要搭理的意思,所以直接的就给了一个沉默以对,反正我就是这么一个态度,你愿意还是不愿意的呢?这个是你的事情,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丁羽没有要说话的意思,耿直也没有太多的沮丧,自己对此还真的就是有着相当的预料,来的时候做了相当的准备工作,丁羽跟情治部门的关系呢?还真的就是出现了相当的问题和状况,但是现在的情治部门跟以往的时候有了绝大的不同!

情治部门的整肃工作开展的很是火热,时间呢?可能尚短,但是起到的作用和效果还真的就是相当的明显,这个没有动作呢?还真的就不知晓内部甚至都已经出现了糜烂的情况,这个警惕实在是有那么一些太大了!

“情治部门呢?进行了相当长时间的整肃,在这个过程当中发现了相当的问题!”

丁羽则是用手擎着自己的下巴,你怎么说就是了,反正我就是这么一个态度,而这个时候有人也是带着姜然走进了大厅,因为条件真的是太过于的简陋了,所谓根本就没有什么包间这么一说,大家也就只能是敞开了坐!

当然了不仅是姜然来了,后面还跟着叶战,进来之后第一眼呢?就看到了坐在那边的丁羽,也不知道是因为换了衣服的缘故,还是说太过于现眼的缘故,跟自己的印象当中呢?倒是没有太多的更改!但就是冷绝了很多!

屋子很是空旷,并没有看见多少人,耿直呢?看着不远处的姜然和叶战等人,也是微微的皱了一下自己的眉头,随即也是把目光放在了前面的那位夫人身上面。

“姜然的这件事情呢?是她做错了!”

丁羽这个时候也是抬起来自己的眼皮,微微的扫了一眼,随即就回收了自己的目光,自己已经听明白了这个话语当中的意思了!无非就是想要说情,不过能够让耿直亲自的说情,彼此之间的关系好像有那么一些不太简单!

耿直是什么人,在情治部门呢?也是头几把交椅的人,当然了他亲自的来这边呢?肯定不会就是为了说情,找自己肯定是有着其他的事情,这个才是丁羽感觉到有些许烦躁的所在,他亲自的来了,说明事情绝对不会太小了!

这个才是丁羽没有理会耿直的主要原因,至于姜然吗?还真的就没有怎么被放在心上面了!耿直也是对不远处的人挥动了一下自己的手,等人都走过来的时候,耿直也是出声的说到,“坐吧!事情吗?慢慢说!”

丁羽则是看了一眼旁边的叶战,眼睛在他的身上面打量了许久的时间,“执行任务,还是得罪人了?都混迹到军分区这边来了?你不丢人,我都嫌丢人!”

叶战脸上面的表情呢?并没有任何的变化,倒是丁羽微微的哼了一声,也没有要继续说话的意思,而耿直看到这个情况之后呢?也是对那边的夫人做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也不管丁羽究竟是看见了还是没看见!

“小丁,姜然的事情呢?是她做错了!她的父母呢?忙于工作,可能在其他方面对于她的要求有那么一些疏忽,说起来呢?也不能够算是什么外人,王莉订婚的时候呢?她也是伴娘之一,也算是你的妹妹不是吗?”

这个话一说出来,夫人和姜然都是不由的看了一眼丁羽,心下也是有那么一些怀疑,丁羽则是哼了一声,“关系可是够近的,不过王莉订婚的事情好像跟我没有什么关系吧!你老人家是不是找错了方向?”

“王莉是你的亲妹妹,这个是实情吧!”耿直也是装作无奈的说到,“你觉得现在还会有多少人不知道这里面的事情吗?”

这个话刚刚的一说出来,耿直就感觉自己背后的汗毛突然的立了起来,坐在一边的丁羽呢?这个时候也是眯缝起来自己的眼睛,这个让耿直也是心下一动,坏了,自己说错话了,特别是现在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呢?是给自己惹麻烦。

随即耿直也是刻意的往后仰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我知道这件事情呢?给你造成了相当的麻烦,不过姜然呢?总归不算是什么外人,我想她会保守住这个秘密的!”

耿直为什么敢这么的说,甚至是故意的把这件事情给捅出来,当然也是有他自己的目的和想法的,绝对不是什么胡来!不过丁羽对于这件事情的反应稍微有那么一些剧烈,这个还真的就是让自己有那么一些没有想到!

丁羽打量了一下姜然,并没有太多要理会的意思,不过却是在大家的注视之下站了起来,“你耿大部长亲临,我给这个面子!就这样了!”随即也是转身离去,可以说是相当的不给这个面子,管你是谁呢!

一边的姜然也是咬着自己的牙,脸上面的表情很是倔强,甚至是异常的不满,自己都已经亲自的过来赔礼道歉了,但却只是得到了这样的回应而已,甚至于连耿伯伯的面子都不给,这就不是过分那么的简单了!

倒是耿直看着离开的丁羽,微微的皱起来自己的眉头,而旁边的夫人看着重新坐下来的耿直,脸上面也是略显担心的问道,“老耿,这件事情呢?是我们家姜然惹出来的,小丁有所气愤和恼怒这个是应该的,别因此影响了你们彼此之间的关系!”

耿直看着自己的老同学和老朋友,随即也是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姜然,微微的摇头,“丁羽的情况呢?跟其他人有那么一些不太一样,他究竟来这边做什么?这个问题我不知道,甚至于方方面面呢?都需要做好保护的工作!”

“王莉好像是王老的孙女吧!不过没有怎么听过丁羽这个孩子的事情!”

“你呀!多长时间都没有回京城那边去了?他呀!名号倒是不显,四九城那边呢?就算是现在知晓的人呢?也不是那么的多,可但凡知晓的人呢?都有着相当的分量,当年的那件事情我想你应该还有些许的印象才是!毕竟当时的时候你也在的。”

嗯?夫人先是一愣,随即也是想起来了什么,脸上面的表情可以说是相当的惊愕,“他是苏元姐的孩子?什么时候找到的?怎么一点这个方面的消息都没有?这个可是喜事!”

“说点私事,如果说就是王家和苏家呢?还没有那么大的能力,甚至于现在呢?丁羽这个孩子也是给了王家和苏家相当大的助力,他现在没有计较这件事情呢?说起来也是相当大的一个麻烦,这个混小子从来都不按照常理出牌!”

“老耿,姜然的事情呢?先不说,你看小丁那边有没有什么要求?毕竟这件事情呢?是姜然给搞黄了,既然来到了家门口,那么不管是对还是错呢?总。”

耿直也是叹了一口气,“我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心里面究竟是在想什么,我来找他呢?也是有点其他方面的事情!你们家老姜呢?就别跟着掺和进来了,他要是真的犯浑起来的话,你们家老姜也是有受的!”说完了之后,也是敲了敲桌子。

“不是吧?!老同学,你这么的说,我感觉有点渗的慌!”

“王莉订婚的事情呢?你应该知道,那个可是商老的孙子,这件事情是他给拍板的,甚至于王老和苏老也只能是捏着鼻子认了!家里面倒是有这个方面的意见,但是他挡在前面了,其他人也就不好说什么!明白了吧!”

姜然的母亲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王老和苏老是什么人,自己还能够不清楚吗?也正是因为太清楚了,所以才更是感觉不可思议,就算是王家和苏家对于丁羽这个当年丢失的孩子有那么一些亏欠,但这个应该不是任由他肆无忌惮的主要原因!

“既然姜然做错了事情,那么就应该受到相应的惩罚!这样的道理是没有什么可说的!”随即夫人的话锋呢?也是突然的一转,“不过姜然呢?在美国那边留学,那边的课程呢?还真的就不能够耽误太长的时间!”

耿直摇摇头,“在国内呢?丁羽这个孩子多少还有那么一些顾及,真的要是去了美国他可就没有那么多的顾忌了,他要是想要让姜然回来,美国上上下下也需要给这个面子,甚至于美国方面如果知晓了这个情况,还会上杆子的去做这件事情,这就是他的分量!”

“不能够吧!”夫人也是很不敢置信的说到。

“他呢?我还真的就不知道究竟是怎么想的,但是金是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他是丁羽的随身安保主管,你可能也听姜然说起过一些事情,他们随身呢?携带了不菲的武器和装备,这些呢?都是经过批准的!倒不是说谁让他带着的!”

夫人也是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现在这个时候自己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是好了,自己的女儿呢?娇惯过头了,先前在森林里面的时候,是人家救了他们,没有感恩图报也就罢了,反倒是来了一个恩将仇报,这就有那么一些过分了!

换做是谁呢?都不会太高兴的,这件事情呢?让老姜过来的话,对于他的名誉呢?绝对是一个相当大的打击!子不教父之过,这里面呢?也是有着自己家庭相当大的原因!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