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马,公社里通知开会,这趟儿我就不去了。”

马庆国皱了皱眉,“有说啥事吗?这刚下了雨,我还想多盯着点地里的活,这个把月可是最关键。”

赵支书遗憾地摇摇头,“还是没说,备不住又是什么文件下发,你去吧,我盯着点就是了。”

马庆国点头示意自己同意,背着双手绕着田间又开始转悠,一见谁在唠嗑立即呵斥一声。

赵文龙暗自叹了口气。队长是好队长,一心为公,可公社领导已经明着暗着的提醒了几次。

——马六屯的队干部不能是姓马的。

他估摸着这次还是逃不了这些话题,什么多培养年轻人,要多选拔一批年轻有为作为的接班人啥的。

生产队里的事情都是听从他们两位安排,这些琐事如今还牵扯不到关平安和关天佑俩小兄妹。

上交够自家这个月给生产队的猪草数量,不用关有寿夫妻俩人多叮嘱,关平安也不想小兄长陷于家务活。

她哥哥是该得出去溜溜!

这一日,与往常一样,兄妹俩人在赵家蹲马步回来,接着在家对着枣树,一个哄,一个玩的,练习着“课外活动”。

等关天佑用弹弓又一次射出小石头,射中挂在树梢上的小麻袋片时,关平安觉得该给哥哥一个奖励。

白色衬衣的独特魅力

“哥哥,带上武器,咱们出发!”

“去哪呀?”

关平安的小手一挥,“闯江湖!”

关天佑乐得咯咯直笑。

关平安往推车的车斗内铺上一层厚厚的乌拉草,又塞进两个蒲团,在两侧悬挂上两头箩筐。

再绕了一圈小推车,见没什么问题,她拍了拍小手,“黑子,来,这次要辛苦你了!”

“汪汪汪!”

得到命令,黑子一等栓上小推车的绳子,立马撒腿往门外撒欢似的跑去,随之小黑一跃跳上了推车。

关好门,兄妹俩人上了推车,一不用挥着鞭子,二不用多言,就异口同声的一句话,“先找我爹。”

一声令下,更不用兄妹俩人去打听关有寿在哪干活,黑子麻溜地拉着推车奔驰在去往寻找的毛道上。

它的速度快,可算颠着兄妹俩人都不敢入座,抓住车斗的扶手,一个劲儿地喊着,“慢点,慢点。”

他们一喊慢,黑子果断停一下,话一停,又是一个疾跑,惊得小兄妹俩人连连喊着慢点慢点。

到了后来,黑子估摸着以为跟它玩儿,完随性挥发,更是一蹦一跃似的要跑进高粱地,吓得关平安不得不威胁它快停下。

开玩笑!车轱辘就是再好使,也不能糟蹋庄稼不是?

这闹腾的动静实在太大,远远地后面还有一群要赶来的毛小孩们,关有寿拍了一下自己脑门,不是说了舍不得累得黑子?

乐得与他一块上工的马振中几位见状哄然大笑,之前这家伙还吹牛说狗爬犁算啥,狗拉车才好玩呢。

如今他家的双蛋黄一路惊叫,好玩不好玩?

关有寿立即跑到毛道上,拍了下黑子,打量这俩孩子,幸好没磕着哪儿,否则媳妇还不得掐死他。

“爹,我跟妹妹去玩儿了。”

“小心点,别出了屯。”

关天佑心虚地一声也不敢应。他和妹妹何止是出了屯,今儿目标可是去公社,妹妹说了,得把草药给卖了。

他身边的关平安眼见后面的一群孩子们又要跟上,急忙伸手朝她爹挥了挥,“黑子,快走。”

话一落,黑子又是一个疾跑。

关有寿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跑走,再看了看周围的人,只好先回去上工,计划着亲自调教黑子。

“哥哥,怕不怕?”

淘小子看着被他们远远甩在后面的小伙伴们正兴奋着呢,果断应道,“不怕!妹妹也别怕,哥哥保护你。”

出了屯,大道上没了人,黑子也渐渐地不闹,稳稳地拉着,虽然路上还是颠簸的厉害,但好歹能坐下。

“哥哥,你先坐下。”说着,关平安自己伸手往两旁的箩筐里各拎出一个黑布袋放入车斗,随之入座。

“妹妹,里头啥呀,好香!”

既然带哥哥出门游玩,关平安如何不准备?她神秘兮兮地笑了笑,将其中一个打开,露出一只烤金黄的兔肉。

随即她撕出两个兔腿递给关天佑,“哥哥,吃!”紧接着她又撕下一大半递给小黑,“先给黑子,你马上有。”

不用等她话落,香味已经让品尝过味儿的黑子停下狗腿,小黑一个跳跃到它跟前,前爪一塞进它的血盆大口。

一遇上路上有行人,关平安一声跑,黑子随声而应,就这样,两小人儿一狗一鼠啃着一只烤兔子,走走停停的……

好不容易连骨头渣子都被黑子消灭光了,去往公社的路才走出王家庄一里地儿,但关平安丝毫不担心。

本来她就想带哥哥出来玩的,有黑子这个护卫在,她爹娘也不用担心他们兄俩人回家迟了。

最多,最多她再被禁足呗。刚好小葫芦内的玉米和西瓜香瓜什么的都已经成熟,她又得忙乎。

打着小算盘的关平安靠在蒲团上,让哥哥学她一样,翘起小二郎腿儿,嘴里啃着嫩黄瓜解解渴。

“妹妹,哪来的?真好吃。”

“小黑给的。”撒起谎连眼皮子都不眨下的关平安果断甩锅,乐滋滋地问道,“哥,咋样,好玩吧?”

啃着嫩黄瓜的小天佑乐弯了双眼,连连点头,“妹妹,还有黄瓜嘛,好吃,咱给爹娘也留点。”

“好!”关平安正有此意,回程就说在集市买的,还有公鸡,最好能换一只大鹅,不知有没有机会。

再慢,黑子也不会比牛车慢,一路上洒下他们的笑声,还有一阵阵的汪汪汪和吱吱吱的狂叫声。

到了公社的集市还没听到广播开始播音,不用找人询问,关平安也心里一喜,11点还没到呢。

与一早赶趟的老乡不同,此时集市上人流会开始渐渐减少,收购站也不会排成一队队龙。

“小黑,你跟着我哥知道了不?遇上坏人就挠死他!”

“吱!”

关平安满意地点点头,接着指挥黑子先往收购站前进,她得先瞧瞧她姑父家的侄子今儿有没有上班?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