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太明目张胆了!

江漓漓一脸惊愕地看向叶嘉衍,“他一点都不怕被拍到吗?”

“他不用怕。”叶嘉衍说,“被拍到了,有人替他摆平。”

“……”

江漓漓不用问也明白了——

叶嘉衍说的那个“人”,是孙敏敏。

问题是,孙敏敏为什么要这样委屈自己?

就因为随着叶氏的发展,叶守恒是个越来越牢固的靠山吗?

“孙敏敏结婚后,处于半隐退状态。”叶嘉衍看出了江漓漓的疑惑,告诉她答案,“贸贸然离婚,她的生活水平会一落千丈。”

顺着叶嘉衍的话,江漓漓很快就想明白了——

孙敏敏失去了对生活的掌控权,才会这么被动。叶守恒也是看准了这一点,才敢为所欲为。

如果今时今日,孙敏敏的演艺事业如日中天,她完不需要依赖叶守恒的话,她也许会做出不一样的选择。

雨季清纯美女小树林清新色彩甜美可爱

“哎!”

江漓漓不知道突然想到什么,眼睛都亮了一下。

叶嘉衍等着她的下文,她却没再说话,最后他只能用一个疑惑的眼神看着她。

“我……想到了一点事情,以后再跟你说好了!”江漓漓挽住叶嘉衍的手,“我们去买东西。”

叶嘉衍没有动,望着对面的奢侈品店,“陪我过去看看。”

“过去干什么?”江漓漓又担心又期待,“你要去教叶守恒做人吗?”

叶嘉衍挑了挑眉,“这个建议不错。”

“……”

江漓漓傻眼了。

敢情叶嘉衍一开始没有这个想法,是被她“点醒”了啊?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江漓漓是想拉着叶嘉衍的,奈何实在拉不住,只能跟着他过去了。

叶守恒和女孩从奢侈品店出来,迎面撞上叶嘉衍和江漓漓。

女孩认得叶嘉衍,想跟他打招呼,但碍于身边的叶守恒,最终还是闭上了嘴巴。

叶守恒在女孩耳边说:“你去逛逛,我一会儿去找你。”

女孩恋恋不舍地看了看叶嘉衍,最后还是乖巧地“嗯”了声,松开叶守恒的手走开了。

江漓漓想了想,也对叶嘉衍说:“我去买点东西。”

她不知道叶嘉衍要跟叶守恒说什么,但还是离开一下比较好。

两个女孩子一走,叶嘉衍和叶守恒之间的气氛,就完变了——他们的周围,从一片平静,变成了映着刀光剑影。

叶守恒一脸傲慢的表情看着叶嘉衍,“有话要跟我说吗?”

相较之下,叶嘉衍就平静多了。

但是,这种平静,愈发显得他眸底的力量十分强大。

他低沉的声音,也有着一种常人无法比拟的威慑力,说:

“跟普安公司合作的项目,已经交给你负责了。项目结束之前,你不要被传出任何丑闻。”

“我只是玩玩而已,能有什么丑闻?”叶守恒顿了顿,“噢”了声,继续道,“你跟江漓漓才结婚一年,对她的感觉还新鲜着呢。再过两年,你就懂我的感受了。”

“我不管你只是玩玩还是认真的。”叶嘉衍没有理会叶守恒的戏谑,警告道,“叶守恒,这是你在叶氏最后的机会。”

爷爷对叶守恒还有期待,如果叶守恒在和普安公司合作的项目上出事,连累到的不仅仅是公司的利益和声誉,还会打击到爷爷。

叶嘉衍给叶守恒这个机会,是为了让爷爷知道,叶守恒还有药可救。但他没有想到,叶守恒一点珍惜这个机会的意思都没有。

他更没有想到,他的提醒,会激怒叶守恒。

“叶嘉衍,你是在暗示我,这是你给我的机会?如果你不发善心,我现在什么都不是,对吗?”叶守恒的脸上,渐渐爬上一抹狰狞的怒色,“叶嘉衍,你等着!”

“我等着。”叶嘉衍的唇角掠过一抹冷笑,“然后呢?你能对我做什么?”

“……”

叶守恒的胸腔里,燃烧着一股怒火,火焰吞噬了他的语言,他说不出话来。

只有叶嘉衍,能激起他这样的反应。

他最不喜欢叶嘉衍的地方,就在这里。

这个人的傲慢,竟然可以变成自信表现出来。

最令人震怒的是,他的这种自信,不需要刻意表现,也不需要任何人特别强调,自然地流露在他对别人的威胁无动于衷、不屑一顾的小细节里。

他的这种自信,可以打败一切。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叶嘉衍的手机响了起来,他走到一边去接电话了。

叶守恒没有傻傻呆在原地,去找他的女伴。

这种时候,只有年轻女孩娇软的讨好,可以平息他的怒火。

可是,那个醉心于奢侈品的年轻女孩,不见人影,他倒是看见了江漓漓在一家男装店里挑选睡衣。

他鬼使神差地,走到了江漓漓身边。

销售人员一直跟在江漓漓身边,也听江漓漓说了,她是帮他先生选衣服的,看见叶守恒径直走到她身边,于是问:“太太,是不是你先生来了?”

江漓漓刚好拿起一套黑色的睡衣,转过身,见是叶守恒,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问:“嘉衍呢?”

“你怕什么?”叶守恒笑了笑,“我又不能把他怎么样。”

江漓漓也笑了,“你知道就好。”细看,她的笑容里还有一抹不加掩饰的嘲讽。

叶守恒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恍惚了,他竟然觉得自己在江漓漓身上看到了叶嘉衍的影子。

不过,也可以理解——江漓漓跟叶嘉衍生活在一起,难免会受到叶嘉衍的影响。

尽管她沾染了一点点讨厌的习性,但她还是他心中完美女性的代名词,依然那么美丽、动人!

就在江漓漓隐隐约约感觉到不舒服的时候,那个背着新买的名牌包包的女孩进来了,宣誓主权似的一把挽住了叶守恒的手,“叶经理~”话音一落,顺便瞪了江漓漓一眼,眼神里满是警告的意味。

江漓漓根本不想理会这两个人,转回身继续帮叶嘉衍挑睡衣,询问起了尺码的问题。

“您先生多高?”店员看了看叶守恒,“跟这位先生比的话……”

江漓漓瞥了叶守恒一眼,直接回答店员的问题:“比他高比他帅!”还比叶守恒聪明、比叶守恒人品好!

或者应该说,叶嘉衍哪哪儿都比叶守恒好,叶守恒根本就不配和叶嘉衍比!

女孩这回是光明正大地瞪了江漓漓一眼,“没素质!”

江漓漓无动于衷,慢慢悠悠地看了女孩一眼,又看向叶守恒,说:“我认识他太太。所以,你不配跟我谈素质。”

刚才只是叶守恒尴尬,江漓漓这么一说,他身边的女孩也避免不了尴尬了。

在店员的眼里,他们已经接近于社会性死亡。

“我们走!”

女孩拉着叶守恒,气呼呼地往外走。叶嘉衍打完电话来找江漓漓,刚好和他们擦肩而过。

看女孩的表情,叶嘉衍就知道不对劲了,走到江漓漓身边,问道:“你跟他们说了什么?”

“说了一些实话!”江漓漓把衣服放到叶嘉衍身上比了比,“喜欢吗?”她是被这套黑色的睡衣吸引进来的,太适合叶嘉衍了!

叶嘉衍根本没看衣服,目光自始至终都停留在江漓漓身上,“嗯”了声。

只有江漓漓一个人在为了买衣服而努力,说:“是不是小了一点?”她想听听叶嘉衍的意见,抬头迎上他的目光,才发现他一直在看着她。

所以,他刚才回答的“喜欢”,针对的也是她?

哎,这个人……什么时候这么会撩人了啊!

江漓漓把睡衣递给销售员,让她帮忙拿一套大一码的,对叶嘉衍说:“去买单。”

“你今天不是要自己买单?”

叶嘉衍说是这么说,但还是往收银台走去了。

“买完爷爷的围巾,我的工资卡里已经没有钱了。”江漓漓笑了笑,“所以,这个只能交给你来买单了。”

叶嘉衍刚才递出去又被推回来的卡,这次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两人拿着买好的东西离开后,销售员点了点头,说:“人家确实只是说了实话而已。”

叶嘉衍就是比叶守恒高、比叶守恒帅,这个没有任何疑问。

那个女孩质疑江漓漓的素质,但她跟一个有妇之夫混在一起,哪有资格跟别人谈什么素质?

再说了,江漓漓或许就是知道他们之间的不堪,才这么跟他们说话的。

“不过,那个男的……你们不觉得眼熟吗?”另一个销售员说,“总觉得在哪儿见过呢!”

叶嘉衍曾经凭着几张模糊的偷拍照上过热搜,公司的官方微博因为他而迅速涨粉,有人对他有印象,再正常不过了。

但是,他毕竟不是贺一宁那样的知名艺人,不是人人都能认得他。

“是个帅哥你都觉得眼熟啦!”销售员这样回应觉得叶嘉衍眼熟的同事,“好了,上班!”

觉得叶嘉衍眼熟的销售员很倔强,“我一定在哪儿见过他!”

“见过也没用。”同事说,“人家都结婚啦,老婆还跟仙女一样!”

“……好吧。”

觉得叶嘉衍眼熟的销售员,哀伤地放弃了回忆叶嘉衍的脸。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