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什么赌?我看你是不饿!”顾夜把涮好的羊肉片,在料碗中蘸了蘸,塞进口中——嗯!真鲜!

   和嘉公主估摸着毛肚熟了,也蘸了蘸料,放在口中嚼了嚼,咽下去皱着眉头道:“表嫂,我这料碗是按照你教我的方法配的呀?怎么跟你上次帮我弄的没法比?”

   “想让我帮你调就直说!”顾夜白了她一眼,让良辰把配料都拿过来,取了一个新碗,根据和嘉公主的口味,给她调好料碗。

   和嘉公主尝了尝,马上满足地点头道: “嗯,就是这个味!以后吃火锅,还是得叫上表嫂。要不然,总觉得少了什么!”

   闺秀们刚刚听了和嘉公主的话,都不太相信。庆丰楼的火锅是她们吃过最美味的了,怎么可能有比它更好的火锅?当她们尝了第一口之后,马上推翻了自己的结论——实在是太好吃了!

   贵女们赞叹过后,埋头苦吃起来。吃相看着文雅,却挺凶残,一盘盘的肉、菜消灭光之后,厨房又给送了一茬。

   “脑花呢?不是特地让厨房准备了吗?吃火锅怎么可以没有脑花?”顾夜吃的差不多了,发现少了一样她的最爱。

   良辰轻声地道:“厨房只准备了一份脑花,怕不够分的,就没好意思呈上来。颜婶的意思是,等晚上的时候,烤脑花给您吃!”

   顾夜点点头,略带遗憾地道:“好吧……”

   坐在她旁边的和嘉公主听了,做出嫌弃脸:“脑花?猪的脑子吧?听着都可怕!你怎么喜欢吃那个?”

   顾夜冲她翻了个白眼,道:“毛肚还是牛的胃呢,你不是吃得也挺香的?”

   和嘉公主听了,顿时觉得筷子上夹的毛肚不香了。她咬着牙道:“表嫂,你能不能别这么扫兴?”

   大眼睛美女温柔妩媚一弯藕臂娇媚红颜图片

   “这就叫扫兴了?还有更扫兴的呢,你要不要听?”顾夜眯起眼睛,笑容让人头皮发麻。

   和嘉公主立刻求饶:“表嫂,我的亲表嫂啊!饶了我吧,我以后不敢了!你爱吃兔头爱吃脑花,尽管吃。我再也不说你重口味了!”

   顾夜一脸遗憾,继续刚刚的话题:“吃脑花怎么了?它本身跟羊肉片一样是一种食材,你不要脑补过度。脑花在辣汤里煮熟后,再蘸上椒盐,味道美极了!烤着吃更好吃呢!”

   万林芳听了跃跃欲试:“等下次去庆丰楼吃火锅,点一份尝尝。以前有点怕,不敢吃!……人生嘛,就要多几次尝试才行!”

   顾夜给她一个笑脸:“季献戎那小子挺喜欢的,下次让他带你去!”

   万林芳性格虽然泼辣,毕竟是古代小姑娘。听她拿未婚夫调侃自己,红着脸低下头,用吃吃吃掩饰自己的羞涩。

   因着有火锅在,厨房精心准备的菜肴,剩下大半。当然,这些菜也不会浪费,赏赐给顾夜贴身的丫鬟和庄子上的管事们。

   刚回镇国公府那会儿,顾夜觉得吃剩下的食物,再给人吃有些不太好。君氏身边的姚嬷嬷告诉她:主子们吃剩下的菜,赏赐给下人,是一种恩宠。府里哪怕是管事,饭菜也只比一般人家吃得好些,哪能跟主子们的饭菜相比?

   顾夜身边的下人,更是期盼着自己能入主子的眼,因为她每顿的菜肴就极尽精致,味道更是没的说!

   就连她身边经常得到赏菜的良辰和美景,看到今日的菜式都垂涎不已,更何况庄子上那些管事和庄头呢?要知道,这些菜在庆丰楼楼中一盘要几十两银子呢!

   因此,得了菜的欢喜,没得赏的眼馋。

   用完午饭,雪越下越大,闺秀们的家人纷纷派了马车来接她们回京。雪再深些,马车就不好行驶了!

   哥哥们也从前院回来,说那些京中子弟也都告辞了。季献戎是个例外,他跟在褚慕杉的身后,咧嘴看向顾夜道:“表婶婶,钦天监说这几日恐有雪灾。宁王表叔不在,侄儿护送您回去吧?”

   褚慕杉斜着眼睛看他:“我妹妹有几位哥哥呢,用得着你护送?”

   顾夜看了看外面鹅毛般的大雪,有些犯愁:“雪这么大,马车不好走吧?”

   “现在还行,路上没多少积雪。这雪要是再下个把时辰就不好说了。表嫂,要不咱们也回去吧。免得被大雪困在庄子上!”和嘉公主裹紧了身上的斗篷,朝着手上哈了一口气。这该死的天气,也太冷了吧?

   君氏从自己的院子,冒着风雪走过来。这才几步路,银鼠皮大氅上就积了一层雪。她看向女儿道:“这雪不知道要下到什么时候,趁着现在雪还不是很深,启程回京城吧?”

   唉!老公特地为她打造的滑雪道,还没玩过瘾呢,这就要回去了?顾夜有些不甘心。可想想,她已经两天没见美男老公了,怪想得慌的。还有公主婆婆,这两日也该从慈和庵回来了……

   “备车,回京!”顾夜做了决定。在转身的瞬间,她看到漫天风雪中,一个熟悉的挺拔身影缓缓走来……

   “尘哥哥!”顾夜从身形辨认出来人的身份,一个乳燕入林,朝着风雪中来人扑了过去。

   地上已经积了一层雪,她的绣鞋鞋底不防滑,再加上扑得太用力——脚底一滑,脸朝着地面摔了下去。身后传来君氏、和嘉公主的惊呼声。

   就在她的哥哥们出手的瞬间,顾夜已经被拎了起来。凌绝尘看着手中被拎在半空中,小腿直蹬踏的小媳妇,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这毛毛糙糙的小丫头,真该狠狠打她一顿屁股。

   “怎么?觉得自己的鼻子太挺巧,有点挡视线,所以准备砸扁一点?”凌绝尘冷哼一声,道。

   顾夜被拎着帽兜悬在空中,胳膊腿儿像乌龟似的,划啊划的。她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不好看,气急败坏地道:“快放我下来!你勒着我脖子了——谋杀啊!”

   “我要是想谋杀你,刚刚就不救你了!”凌绝尘把小媳妇提溜起来,扶着她的肩膀放在地上,确定她站稳了才松开手,向君氏和镇国公行礼。

   顾夜不依不饶:“你刚刚明明有千百个方法接住我,干嘛选一个最狼狈的?你故意的!”

   “千百种?谢谢你,太高看我了!你知不知道,当我看到两日没见如隔三秋的小妻子,差点把自己摔死的那一幕,脑子一片空白。抓住你的帽子是本能,也是最及时最有效的救援方式!”凌绝尘气哼哼地道。

   顾夜悻悻地道:“你不是很厉害吗?”

   “再厉害的人,也会被你给吓懵掉!我都差点被你吓出心脏病了!”

   顾夜冲他讨好地一笑:“我是大夫,心脏病我最拿手!速效救心丸没效果的花,我给你开胸手术。”

   “严肃点!下次还毛手毛脚的吧?”凌绝尘想到第一次见这丫头的时候,也是往下摔,而且是从山崖上摔下来。如果不是他及时出手,人都没了!他的语气上略微严厉了些。

   顾夜瘪着小嘴,大眼睛里含着两泡水花,吭吭唧唧地哭:“你瞪我?人家刚刚吓得魂都快飞了,你不安慰我,还凶我——嘤嘤嘤,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跟妹妹关系最好的褚慕杉看到自家妹妹哭了,心疼地要上前为妹妹撑腰,却被他娘拉住了——人家两口子的事儿,别瞎掺和。你妹妹这是在撒娇呢!

   凌绝尘立刻软下来,当着丈人丈母娘的面儿,不好抱着小丫头哄,只能拉着她凉冰冰的小手,柔声道:“我这叫‘爱之深,责之切’,太担心你了。你想想,地面这么滑,你走那么快,不容易摔跤吗?这次我赶上了,要是下次我不在你身边呢?”

   顾夜含着两泡眼泪,看着他:“我知道了,以后不会了。我这不是想你了嘛,才会看到你后迫不及待地扑过去。我之所以无所顾虑,都因为你在呀。其他时间,我可都是很稳重的。”

   “好了,不哭了!”凌绝尘心中所有的火气,都被这一声“想你”冲得烟消云散,“我也有错,不该对你凶。尘哥哥向你道歉。”

   “原谅你了!”顾夜拿起他的袖子擦擦眼泪,被泪水洗过的眼睛尤为闪亮,“尘哥哥以后不要再这样了,我心里难受!”

   “嗯,不会了,我发誓!”凌绝尘终于忍不住,把小姑娘轻轻揽进怀中,下巴抵在她的发顶,轻轻地道。

   这下好了,妹妹和妹夫终于重归于好了!褚慕杉露出了大大的笑容。突然,他看到自家妹子,在宁王的怀中,冲他调皮地眨眨眼睛。

   褚慕杉不是个蠢的,心中恍然:原来妹妹使的“以柔克刚”的计谋啊!还挺管用的!刚刚那梨花带雨的小模样,别说妹夫了,就是他都愿意许诺所有,换她一个笑容。

   顾夜吸吸鼻子,用微带着鼻音的声音道:“尘哥哥,你怎么这时候过来了?公务都处理完了吗?”

   “这雪,不是大了吗?我请假来接你们的。”京郊几个村子,有家贫的人家,房子被雪压塌了的。大冷天,要房没房要粮没粮的百姓,只能向京城聚集。因为每到这时候,京城许多大户人家都会设粥棚赈济灾民。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