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长相平平无奇的斗笠男子突然出现,却是以这般惊世骇俗的手段一招制住了有着接近于元婴大道尊级别的强大先天生灵,这恐怕是谁也不会想到的。

另外一点就是孟珺桐没有想到那黑水恶蛟居然会是一个头生犄角的清丽男童模样,长得还有几分帅气可爱,在被斗笠男子掐住咽喉之后,他那原本粗犷的男人声音一下子变得尖锐起来。

“你是何方神圣,为何出来搅局,若为龙元而来,我可以放手,只求饶我一命!”黑水恶蛟倒也是个识实务的,一瞬间就明白自己和对方并不在一个对等的层面,眼下这局势,只需要对手轻轻扣动手指关节,随后恐怕自己连咔嚓一声都听不到,自己的身首便会分家。

只是轻描淡写的那么一抓,居然直接破了自己的黑蛟真身,散去了千年积攒的内丹毒瘴,这实在是太过惊世骇俗了。

斗笠男子嘴角微微扬起:“不愧是千年修行的大长虫,认怂的本领没少练吧。”

男童被掐着脖子,一脸的苦色,眼下也无瑕再去理会对方对自己的嘲弄,被比自己强大的对手戏谑,这在他看来并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就像他对于比自己弱小的家伙,也从来不会手下留情一般,这便是自然界的生存法则。

不过有的时候求饶是有用的,毕竟强者并不都是残忍嗜杀之辈,若是求饶或许可以让对方心生怜悯,又或是心生不屑,总之这两种情况都可以让你活命。

斗笠男子转头看向了另外的那一团白色的雾气,身处其中的白蟒立刻散掉所有的白雾,显露出了一条十余丈长的白蟒真身。

“我不爱看你们的本体,显化成人形本相来。”斗笠男子露出嫌弃之色,他似乎对于这些长虫并不是如何的感冒。

白蟒也果然听话,摇身一变,化成了一个与黑蛟年龄差不多大的女童,只不过她没有黑蛟的那种犄角,她的额头上有细细得一层鳞片,五颜六色的十分好看,且白蟒本身也是生得粉雕玉琢的,惹人怜爱模样。

白蟒拱手朝着斗笠男子虚空伏拜,战战兢兢得说道:“求大仙饶命。”

斗笠男子冲着白蟒扬了扬下巴:“别向我求,你们招惹的又不是我,冤有头债有主,自己思量该怎么办。”

长发气质美女清新写真唯美清纯

此话一出,脑子活泛的白蟒立刻转头望向了孟珺桐,朝着她也是一连几叩首:“大仙,是我等有眼无珠,冲撞了大神,还请仙子能够谅解,饶命啊。”

孟珺桐知道这白蟒此前未对自己出手并非是没有恶意,只是没有那个胆量,再者有自己的小算盘在打着,不过毕竟她从头到尾也不曾出手,而且最初之时也向自己表露过善意,真假不说,孟珺桐没有理由去为难她,当即摆了摆手:“你我无冤,我不会为难你,你放心好了。”

听到孟珺桐此话,白蟒所化的小女孩立刻露出如释重负之状,叩首谢恩:“那大仙,小蛇就先行告退了。”

“慢着,让你走了嘛。”斗笠男子冷声一喝,吓得那白蟒又是一阵的哆嗦,斗笠男一时不想搭理她喝道:“在一边候着,一会儿再来收拾你。”

白蟒小女童伏身在地,不敢动弹。

斗笠男子重新看向了那个黑蛟男童:“怎么着,小白蛇都给你打了个样了,难道照着学不会嘛。”

黑蛟仍然不动,神情越发的苦闷,却不是那种被扼住咽喉后的气闷,只是要让向比自己强大的斗笠男子臣服,他自然是没有话说,可是对那个自己的手下败将,他实在是低不下自己那颗骄傲的头颅。

孟珺桐冷声道:“不用他求饶,我也不会饶。”她的手中的剑锋已经挑起:“对他退让两次已然是仁至义尽,今日他当有所报!”

黑蛟男童更加不服气,扯着那已经变得奶生奶气的稚嫩嗓音咆哮道:“小丫头片子,少在我面前吹大气,如果不是这位大仙突然降临,你早就已经被我吞吃掉了,要杀我,你有什么本事,呃!”

这嚣张的话才刚说完,斗笠男子的手指关节已经发力,扣住了他的命门:“我是叫你好好说话,你这是好好说话吗?看你这模样蛇胆一定是很肥的,我正好将之剥出来泡酒。”

说到这儿,大家才注意到这个斗笠男子的腰间还别着一个银色的酒葫芦,这个葫芦与他差不多,也是一副普普通通的模样,叫人丝毫也记不住。

“大仙,我这……”

“好了,你就不用再说了,既然主人家不愿意留你性命,那你便当死则死,好歹此生也是一代先天生灵,往生来世,想来也不会太差,准备上路吧。”

斗笠男子也是果决,说完一只手擒着黑蛟男童,另一只手已经摸向了自己腰间的那柄木刀。

黑蛟一脸绝望怨毒之色,他感觉到对方这是在认真的,今日自己死也得死,不死也得死了。

他也想过要自爆内丹,拼着一死与对方来个同归于尽,可是他此刻发现,自己的一身妖力和气机都已经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给深深锁死了,除了说话,自己眼下已经是什么也做不了了。

“等一下,”孟珺桐突然喊停了斗笠男子的拔刀动作。

斗笠男子偏转过头来望向孟珺桐:“怎么了?你改主意了?”

孟珺桐当然不会心疼这头黑蛟的那枚内胆,看它此前业障缠身,凶戾滔天的模样,过往必然是个穷凶极恶之徒,死则死矣,没有什么好可惜的。

不过她并不想就这样杀死对方,而且还是借一个自己都不知来历的外人之手。

孟珺桐将手中白泽剑向上一挑:“你不服气?”

黑蛟一怔,随即尖叫道:“当然不服,有能耐咱们再来打过一场!”它觉得眼下或许会是自己的一个机会,一个险死还生的机会,但前提是一定要脱离身后这个斗笠神秘人的控制才行。

孟珺桐嘴角扯起一个弧度:“请放开它。”

斗笠男子有些疑惑得望向孟珺桐:“你真要与它打?”

孟珺桐一点头:“让它死个明白。”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