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人默默地趴在原地,静静地等待老张进入陷阱。

只是等的时间太长,五人表情有些急燥,带出了不耐烦的情绪。

“妈的!对付一个人,至于这么费劲吗?”

“小心无大错,据资料显示,这个老张实力很强,普通人不是他对手。”

“哼!再厉害也只是个普通人,还需要我们火枪队出手吗?大材小用。”

“行了!少说两句吧,赶紧解决了他,好去领赏!”

五个人哈欠连天,在这儿蹲守了大半夜,终于听到有脚步声传过来,神情全部变的凝重起来。

“有人来了!”

五个人赶紧伏低了身子,远远看到老张踏入山林之中。

其中两人拿着火枪,互相对视一眼,领会了意思,慢慢爬向右侧方向。

“我们两个就够了,一人一枪送他归西!”

两人接连爬走,朝老张所在方向迂回过去。

美人美腿蛇腰炎夏不失清纯

“别大意!”

另外三人笑了笑,虽说他们不在乎老张,但毕竟是上头的吩咐,万一搞砸了,谁都讨不了好。

手拿火枪的两人是火枪队的枪手,枪法应该还算可以,平时对付狼群也是主力人员,对付区区一个老头儿根本没有任何心理压力。

王家火枪队,除了枪手之外,还有陷阱专家、驱狼专家两种角色。

陷阱专家顾名思义,自是在这深山中布置陷阱对抗敌人的角色,他们熟悉山林中的每一个位置,可以利用环境做出很多致人死命的机关陷阱。

驱狼专家比较特别,这种人数量很少,能在对抗山中野狼的战斗里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这种人与狼斗了几十年,对狼群的习性以及战斗方式有极深的了解,甚至还能通过观察狼的行为动作来确定判断它们的企图,驱狼专家能够利用声音、动作甚至是眼神来短暂驱使狼群,让它们自相残杀或是有目的性的发生战斗。

说的更简单一点,驱狼专家类似于驯兽师,是一种可以跟狼群建立某种短暂性的关系,达到利用狼群战斗的特殊角色。

两名火枪手、两名陷阱专家,外加一名驱狼专家,这就是幕后主使派出对付老张的精锐小队。

从阵容来看,幕后主使根本没打算让老张活着。

嘎吱!

老张踩断一根枯叶,脚步也随即停下。

眼前两棵大树之间挂着一条极细的钢丝,眼力不好或是观察不仔细,就可能错过这个细节,然后陷入致命的危险。

“小儿科!”老张冷笑一声,慢慢后退,绕开了大树。

藏在树后的两名枪手面面相觑,互相打着手势,表示十分疑惑,难道对方发现了陷阱?

钢丝被弹簧控制,可紧可松,一旦有人踏入范围马上就会压缩收紧,形成锋利的切割形态从而像闪电般快速横移,把人的脑袋割下来。

两个枪手想偷懒,没想到陷阱轻易被老张识破。

“走!”两人交换眼神,慢慢退后,朝老张行进的方向包抄过去。

一前一后两支枪,足以在突然发动的时候要了老张的命。

两名枪手配合过很多次,过去不乏暗算过一些王家的仇人,对于杀人没什么心理压力,甚至还有些兴奋。

然而事与愿违,本来觉得很简单的任务,却总是有莫名的困难,他们跟着老张转了半天却找不到下手的机会,对方太狡猾,总能提前找好隐蔽点,让两人越来越急燥。

“妈的,这老头瞎转什么?”

“冲上去干掉他算了!”

“这么费劲,我就不信他有多厉害,能厉害的过枪吗?我们上!”

沉不住气的两人加快脚步,从两侧朝老张逼去,慢慢接近他的后位,大概不足十五米的样子,这时候两人与两张之间隔着两棵树,瞄准位置刚刚好。

“杀!”

两人配合默契,猛地从两侧跨出来,举枪同时瞄准了空门大露的老张。

刷!

忽然,老张的身影消失了。

仿佛长了后眼一样,老张在两人刚刚移动出来的瞬间,便藏到大树之后。

“嗯?”

两人愣了下,一人不自觉向前走出一步想捕捉老张的身影。

铮!

忽然,短促的弹簧机括声打破了安静的环境。

噗!

下一刻,一颗头颅高高飞起,骨碌碌喷着血滚落在地。

另一人吓傻了,尖叫着朝后退去。

刚才光顾着跟老张绕来转去,完全没发现竟无意中踏入了钢丝陷阱的范围。

转眼间就死了一人,另一人惊慌失措地想往后撤,却陡然听到身后传来动静,下意识地转身,毫不犹豫地开枪。

砰!

这一枪打了空,他手忙脚乱找人的时候,只觉得后脑勺嗡的一下,眼前当时就黑了。

扑通!

听到枪声,另外三人怔了怔。

“得手了?”

“这么快?”

“我早说那老家伙很好对付,偏偏们小心翼翼的,现在可好让那俩傻小子抢了功劳!”一位陷阱专家连连嗤笑,根本没注意他的声音已经暴露了三人的位置。

“小心!”

驱狼专家一直很谨慎,他觉得枪声不太对劲,因为两名火枪手配合了很多次,都是找准机会同时开枪,击杀率非常之高。

刚才只有一声枪响。

心思缜密的驱狼专家下意识地觉着有问题,?也没跟另外两人说,悄悄退后观察四周,果然看到一道影子从右侧闪过来,马上开口示警。

两名陷阱专家忙着缩头,却并没有发现异常,不由回头大加嗤笑:“紧张什么?哪有人?连个鬼影子都没。”

“大惊小怪,估计是那俩货立了功,兴奋的先跑了吧?”

两人一边开玩笑一边朝四周瞭望,陡然发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迎头砸下。

“什么玩意儿?”

噗!

等到黑物落地才发现,那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

“卧槽!”两人吓的一哆嗦。

紧张的驱狼专家死死抓着奇怪乐器,连滚带爬往后撤,他只感觉脊背直冒凉气 ,只想尽快逃走,一刻都不想停留。

陷阱专家手忙脚乱地拿出砍刀,分成两侧戒备,可四周灰蒙蒙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呼!

又是一件黑物从某棵树后凶猛砸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到一人面前。

噗嗤!

此人当时胸口就被刺穿,一截古怪的铜制棍状物穿过他的身体,血淋淋地出现在另一人眼前。

这人惊恐极了,看着沾染鲜血的古怪器物,慢慢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叫道:“烟,烟锅!?”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