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文在玛丽·简想要向自己寻求帮助的时候,很贱的伸脚绊了她一下。

摔倒在地的玛丽·简尖叫的捂着自己的脸,对着恶形恶状的扑过来的小金妮大叫:“我投降,我投降!”

终于抓到一个俘虏的小金妮,激动的冲上去打碎了几个骷髅的膝盖,然后抱着俘虏用力的亲了一口,豪猪盔甲上的尖刺把俘虏扎的哇哇大叫。

看着捂着脸不肯松手的玛丽·简,小金妮得意的拉着她的手说道:“你投降了就是朋友,快站起跟我来,我们会保护好你的。”

玛丽·简其实是想要逃走的,可是小金妮身上那让人无处下手的豪猪盔甲,让她最后偃旗息鼓的站起来,被豪猪武士牵着手拽到了“牢房”的位置。

豪猪盔甲上伸出了两根黑色的生物触手,很随意的绑住了玛丽·简的双手,示意玛丽·简坐下,小金妮看着这位沮丧的妹子,有点不忍心的给她发了一个糖果,说道:“没关系,现在我们是一伙儿的了,待会儿我们赢了,也算是你赢了!”

相对于小金妮这里的和平,尼克那里就混乱的多了。

一直在四处游弋的彼得看到格温被网住了,他头疼的拽着一根蛛丝弹过来想要救助自己的女朋友。

就在彼得的双脚即将踹中激动的小哈瑞的瞬间,明迪突然双手抵着自己的下巴,可怜兮兮的挡在了小哈瑞的面前。

想想自己可能会伤到明迪,然后被她那个可拍的老爹大卸八块,彼得果断的松手,扭动着身体躲过了小哈瑞发射的铁血大网,然后一个不可思议的空中转动,甩出了一根蛛丝冲向了尼克。

尼克肯定是来不及躲避的,不过这位和平饭店的少东家也没有向逃的意思,他贱笑着拿出了一个喷雾器,朝着飞来的彼得喷了一点点的雾气。

彼得接触到雾气的瞬间,整个人像是被电击了一样,发出了一声惨叫,然后把尼克扑倒在了地上。

淡淡的粉色呆萌少女

耸动着鼻子看着已经给戴上防毒面具的尼克,彼得惊恐的说道:“你在我身上喷了什么?”

尼克举起手里的小喷壶,把贴着卡通骷髅贴纸的一面转向了彼得,笑着说道:“你猜?”

这种味道全纽约的人都不需要猜,仅仅几秒钟的时间,彼得就觉得自己不想活了。

他屏住呼吸瞬间脱掉了身上的外套,用力的把外套丢向了远处的拐角,然后对着尼克破口大骂的叫道:“你疯了,在封闭的空间使用生化武器是违规的?

快把除臭剂给我!”

尼克得意的敲了敲脸上的防毒面具,笑着说道:“你输了!”

彼得很硬汉的朝着旁边呕吐了一口,大声的说道:“放屁,你完蛋了,旺达会把你撕成碎片的,这个无耻的小混蛋……”

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旺达隐隐闻到了一股臭味,不过她正在解决那些恼人的黏土怪。

小金妮拿着两个小锤子冲到祭坛的边上,费劲的爬上了祭坛刚想敲旺达的脚趾,就被一道红色的魔法雾气给抓了起来。

旺达翻着眼睛看着憨笑的小金妮,她刚要在小姑娘的脸上揪一下,然后抓一个小俘虏,结果当小金妮从身上摸出了一个小喷壶的时候,全场发出了一声惊叫。

“不……”

“不要……”

“轻一点……”

“别喷脸!”

悬浮在半空的小金妮从善如流的选择了“别喷脸”和“轻一点”。

一小蓬水汽洒在了旺达的胸口,间隔还不到一秒,两个姑娘就同时“呕”的一声吐了出来。

小金妮勇敢的吸着鼻子多尝试了一下,她一边呕吐一边对着旺达得意的大叫:“我们赢了,赶紧投降!”

旺达像一朵娇艳的小花凋零在了祭坛之上,就在她想要捂着自己的胸口缓解一下呕吐的时候,皮特罗惊恐的大叫:“别碰,你会臭死自己的!”

说着皮特罗对着尼克大喊:“我们投降,我们投降!”

臭味开始弥漫的瞬间,哈利就举着双手向阿丽塔投降,然后冲到玛丽·简的身边,身上的生物盔甲形成了两幅面具给自己和女朋友带上。

可惜他的行动还是有点晚了,玛丽·简被不远处彼得身上的臭味顶的差点晕了过去,哈利举着面具想要救她的瞬间,这位舞台剧女孩儿,豪迈的用呕吐物打湿了哈利的半边身体。

本来还能坚持一下的哈利,崩溃的吐在了俘虏皮特罗的身上,皮特罗抓着想要飞走的“库库尔坎”一口吐了上去。

看着小金妮一边呕吐,还要一边拽着旺达,想要把她拖回俘虏区。

阿尔文崩溃的看着彻底失控的场面,仰天长叹一声,吐湿了诺曼·奥斯本的脚面。

斯塔克被小摩根豪气的用一口奶吐满衬衣,然后这位老兄抓着手足无措的诺曼·奥斯本,精准了吐满了他的西装口袋。

阿尔文摸出常备的超级除臭剂一边在空气中乱洒了一通,一边冲到小金妮的身边,拉开一道通往地面的空间门,拽着两个姑娘狼狈的逃了出去。

拿着超级除臭剂在旺达的胸口一阵乱喷,阿尔文拎着吱哇乱叫的小金妮,没收了她的恐怖小喷壶,然后恨恨的在她的屁股上揍了一下,成功的被豪猪刺给扎了手。

北极的冷风带着清新的空气让小金妮显得格外的精神,知道自己犯错的她褪去了身上的豪猪盔甲,然后傻兮兮的双手合十放在侧脸,对着老爹露出了笑脸……

“爸爸,我们赢了,其实我不怕臭!”

一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找到地面营地的北极熊,嘴里嚼着肉排从一个帐篷里迈步出现,想要看看是什么东西敢打扰自己吃饭的雅兴。

结果还没等它看清楚状况,蜘蛛侠先生就从空间门的那头冲了过来,连滚带爬的冲进雪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屏住呼吸对着阿尔文叫道:“阿尔文校长,救我!”

北极熊还以为彼得害怕自己,它用力的抬起了前肢重重的拍在了地上,吸了一口气想要发出一声震慑人群的怒吼。

结果一口气刚下肚,这头北极熊的表情扭曲着把刚刚吃进肚子的肉排全部都吐了出来,然后像是看到天敌一样,转头疯狂的窜进了荒凉的雪地当中。

它觉得刚才那片地方实在太恐怖了,赶紧逃离那里,还能少吐两口,这样刚才吃进肚子里的东西还能存住一点。

阿尔文嫌弃的把超级除臭剂抛给了彼得,然后转身揪住了想要开溜的尼克,狞笑着捏碎了他的面具,然后把他面冲金字塔内部的方向等待了30秒。

直到尼克忍不住吐了出来,阿尔文这才满意的松手,说道:“小子,我佩服你的勇气,我决定在这里扎营两天,只要你能活下来,我甚至不会惩罚你。”

尼克看着周围虎视眈眈的人群,他干笑着摊手,说道:“嘿,这是战争,我们赢了,所以可以停火了!”

尼克的话刚说完,一道红色的魔法就出现在了他的脚下,像是火箭一样的把尼克发射上了天空。

“啊……”

和平饭店的少东家手舞足蹈的飞上了半空,然后像是断了线的风筝朝着营地的外围飘了一段距离,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弹动了几下之后仿佛受了重伤。

彼得才不会被尼克的演技骗到,他解决了身上的问题,冲过去射出一根蛛丝粘在尼克的身上,然后像是甩链球一样的把尼克转动起来。

本想装死看看能不能博取一点同情的尼克知道自己倒霉了,他发出了大声的惨叫,想要让同伴来救自己。

结果讲义气的小金妮被老爹制住了,会飞的小哈瑞被斯塔克制住了,理查德被哈利制住了,明迪被格温揪着胖脸按在地上揍了好几下屁股,连阿丽塔都被玛丽·简勇敢的抱住了。

眼看自己无救了,尼克嘴硬的对着彼得大喊:“放我下来,不然我就缠上你了,我那里还有很多的臭蛋,我知道你住在哪里……”

彼得没有因为尼克的威胁就放过他,地狱厨房混过的人都知道,面对威胁绝对不能妥协,因为只要一妥协,后果就是被一直欺压。

唯一解决威胁的办法就是把对方干掉,如果干不掉,那就把对方揍疼,让他看到自己就害怕。

彼得决定就这么干,虽然明知道尼克这个滚刀肉不怕这些,不过并不妨碍彼得想要揍他。

诺曼·奥斯本像一个干瘦的老猴子,利索的把身上的衣服统统扒光,然后用生物盔甲为自己御寒。

看着这突如其来的糟糕场面,这位一向能管控自己情绪的大佬嘴里冒出了一连串的脏话,然后对着阿尔文骂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应该在臭弹上写上‘儿童不准触碰’的字样,咱们这样太蠢了。

哈利就要把自己的胃给吐出来了,他面临开膛考验的时候也没有这么惨!”

阿尔文斜着眼睛瞅了一眼护犊子的诺曼·奥斯本,烦躁的在嘻嘻哈哈的小金妮屁股上揍了两下,然后对着诺曼说道:“我觉得你有点过于操心了,哈利的胆汁还在。”

说着阿尔文瞪着小金妮,说道:“你们到底为什么要打架?

你要是无缘无故得欺负人,我就把你送去华国上学,那里有做不完的习题。”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