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芳菲嘴上虽这样说,但一副心事重重的,道:“走吧,倾城国际已经得罪了洪门,我们必须稳住那些经销商,不然倾城国际真的要垮了。”

王欢正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这时旁边跑来一个工作人员,焦急的看了这边一眼。

“谢总,不好了。”

谢芳菲脸色一紧,这人是倾城国际在展会的工作人员,问道:“怎么了?”

“之前跟我们合作的经销商都来了,说要跟我们解约。”那工作人员气喘吁吁的道。

谢芳菲的脸很沉很黑:“走,带我过去看看。”

“谢总,不是我们不想继续签约,而是你得罪了司少,现在他要封杀你的产品,我们也没办法。”一位秃顶的中年男子道。

“这不是落井下石,我们在海外也有产业,一旦跟你继续合作,我们海外的路就要断了,谢总,对不住了。”

“谢总,依我看你还是去跟司少道歉,说不定还有挽回的机会……”

谢芳菲脸上出奇的愤怒,这些经销商平时卖她的产品,赚钱的时候笑呵呵,现在她只不过得罪了司龙钧,他们部反水。

这些经销商大多数都是附近几个省市的,现在集中退货毁约,可谓是伤了倾城国际的根源。

“谢总,你倒是说句话,总要给我们一个交代吧。”那秃头中年催道。

阳光照草地清纯美女日系唯美写真

谢芳菲冷着脸,果断的道:“毁约可以,按照合约了,该赔多少,你们就赔多少。”

这些经销商们立刻就不干了,按照合约的话他们要赔偿不少违约金:“谢总,你这是要与所有人为敌,你已经得罪了司少,要是再把我们也得罪了,倾城国际只怕就要倒了。”

“没错,谢芳菲,我们过来主动毁约那是给看在以往的交情,就算我们不毁约,大家一起下架你的产品,你们倾城国际能撑得了多久?”

“你们……”

谢芳菲气的浑身哆嗦,合约当中如果倾城国际产品不存在自身问题,这些经销商是不能下架的,可现在他们公然毁约。

王欢也看清这些人奸商的嘴脸,开口道:“解约吧,这是你们自己选择的,希望到时候不要求上门来,到时候还想代理倾城国际的产品,就不是这个价了。”

“你是谁,你的话算数吗?”这些人经销商大喜。

谢芳菲叹息一声,道:“算数。”

事已至此,她也无话可说。

顿时,各省市的经销商都把合同带拿出来,纷纷签字。

“谢芳菲,看着自己创建的倾城国际倒下,是不是很不甘心?”这时,一个戏谑的声音传了过来。

“司少。”

“司少好。”

……

那些经销商急忙停下手里的动作,纷纷向来人是好。

“司龙钧!”谢芳菲两眼一瞪,怒不可及。

司龙钧淡淡的道:“谢芳菲,本少给你机会,你却不珍惜,你连你弟弟的死活都不顾,还真是女强人啊。”

谢芳菲脸上疑惑,她弟弟不是已经安了吗?

难道他不知道,很明显,那位赌王是暗中把人给放了。

“司少,这种女人就是欠收拾,给脸不要脸,也不知道她哪儿来的底气来参加上京商会,这不是过来自取其辱吗?”司龙钧旁边一个年轻男子不屑的道。

他是上进首富张云天的儿子,一身高档的名牌,手上戴着百达翡丽,腰间挂着保时捷车钥匙,好像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土豪一样。

“司少一句话,就能把你倾城国际在上京市的份额部吃掉,你得罪了司少,呵呵……”张发不屑的道。

司龙钧打断道:“诶,张兄这话欠妥,我只是一个外来客,怎么敢破坏贵地的规矩,她的份额还是她的,就看她能不能守得住。”

张发道:“司少说的有理,规矩不能坏,按照往届的规矩,只要谢芳菲的人能在擂台上打赢对手,那么该有份额还是她的。”

两人一唱一和,这时旁边的一个男子道:“我听说谢总花钱请了一个保镖,要不上来跟我交个手,只要你的保镖能赢,倾城国际现在到上京市份额是多少,那就是多少,绝不会少你一分。”

“石教头你可是武馆教头,在地下拳场保持三年从未一败的战绩,你让谢总的保镖跟你交手,谢总舍得吗?”

说来说去,这些人除了要找谢芳菲的晦气,还想找王欢的麻烦。

那个石教头穿着一件黑色的背心,露出粗大的胳膊,还有结实的肌肉,手臂上青筋毕露,孔武有力,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角色。

他不屑的看着王欢,道:“我听说你跟山里的道士学过功夫?不过这些道士都是野路子,那些功夫也是花拳绣腿,没有经过正规的培训,也没有半点实战经验,你不敢跟我交手那也是正常,毕竟万一失手把你打死了,谢总舍不得也很正常。”

石教头这番话明显就是激怒谢芳菲和王欢。

王欢淡淡的开口,道:“石教头的话很有自信哈。”

“那当然,每年都有拳手死在我手中,你要是不服气,咱们过来练练手。”这位石教头挑衅的道。

王欢都懒的理会他,他一眼就看出这位石蛟头是横炼功夫,一般的真气境的高手都不是他的对手,只不过想跟自己交手,他动动手指就能要他的命。

“你太弱了,没兴趣。”王欢淡淡的道。

谢芳菲听到这话又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她还担心王欢受不了激将法,会贸然答应,结果这小子能动嘴,绝不动手啊。

人家可是上京市地下拳场的霸主,你说人家太弱了?

“我太弱?”石教头憋了憋嘴,一脸不屑的冷笑。

石教头咬重声音,一字一句的道:“小子,既然我这样弱,那就上来较量一下,你赢了就能给谢总赢的一份基业,你不会拒绝吧?”

“说的没错,你说石教头弱,现在白送一份基业给你相好,你还不过来拿?”张发和司龙钧倒是期待王欢会出手。

然而,他们还是失望了。

王欢淡淡的摇着头,道:“没必要,我一根手指头就可能把他弄死,到时候影响不好。”

“小子,你是靠嘴吃饭的吧!”

石教头脸都黑了,他怎么也是上京市地下拳场的王者,结果三番两次被王欢奚落,心里能不膈应么。

司龙钧见王欢死活不愿意出手,无奈道:“算了,这种靠嘴吃饭的人,是不敢迎战的,没必要跟他动嘴皮子。”

“真无聊。”张发也失望道:“走吧,这小子现在不出手,等擂台开始的时候,不知道多少人会向倾城国际挑战,他要是还不出手,倾城国际就要从上京市除名。”

“那就让这小子多活几个小时,擂台赛晚上既要开始,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石教头狠狠地盯着王欢,发出阴恻恻的笑声。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