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是个男的,身材挺高大的,穿着风衣,领子挡在脸颊看不清正脸,但我总觉得在哪见过他。”王胖子狠狠拍了几下脑袋,“让我我想想啊……”

   “胖子想了一上午,还说想起来就给打电话,这不没想起来呢,就来了。”红樱桃好笑地走过来,目光有些危险地说道,“说不定是人家叶秘书的男朋友呢,不想被人看到,把急的,不会对叶秘书有兴趣吧?”

   王胖子的小眼睛顿时瞪的滚圆,“怎么可能?我的心里只有!”

   “呸!油嘴滑舌!”红樱桃撇撇嘴。

   “别捣乱!我都快想起来了。”胖子急的满头大汗,他敏感地觉得这件事对林萧很重要,所以拼了命也要把那道背影与记忆中的某个碎片联系起来。

   “不急,慢慢来!”林萧倒一杯水给胖子递过去。

   胖子接过来咕咚咕咚几口就灌了下去,眨着小眼睛说道:“这个人应该是我跟姑爷一起见过的人,他走路的姿势很怪,让我想起了大闸蟹的腿……”

   林萧的脸一黑,没好气地叱道:“这时候还想着吃呢。”

   “嘿嘿……”胖子不好意思地眨眨眼,捏着下巴继续苦苦思索,“他走路的时候像大闸蟹,两条腿还是外八字,好像他咳嗽过一声,显得有点娘!”

   林萧没有打扰胖子,任由他发挥记忆。

   王胖子自言自语地喃喃道,“如果说,那人是我跟姑爷一起碰到,为什么我会想到大闸蟹?我记得有一次跟姑爷去海鲜楼吃饭……”

   王胖子忽然眼睛一亮,大惊小怪地叫道:“对对对,上次姑爷请市场部员工一起去吃饭,被人抢了包间,后来碰到了王显义局长带着手下请国际刑警汪将,就是那次,那人一定就是他们中的一个。”

   清纯萝莉修修紧身连体衣好萌动

   “警员?”林萧微微一怔。

   “绝对没错!”王胖子一拍手,响亮亮的声音似乎更刺激了他的记忆,“大闸蟹,大闸蟹,当时我看到那人的时候,心里还嘀咕着,他走路的时候太霸气了吧,横冲直撞像大闸蟹!”

   “谁?”

   “侯启!”王胖子自信地说道,“没错,就是他!”

   林萧的目光瞬间阴沉了下去。

   过去是警队副队长,如今升为大队长的侯启,却乔装打扮鬼鬼祟祟地找叶柔,他会有什么事?

   “听到什么了吗?”林萧继续问道。

   王胖子茫然地摇摇头:“没啊,我急着上厕所,都快拉裤兜了,哪顾得上去偷听!等我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十分钟后了,我悄悄走到门前看了眼,发现人早就走了。”

   “确定是侯启没错?”林萧眸光微沉,再次确认。

   “姑爷放心吧!我这人别的本事没有,只要记下了就绝对不会错,侯启那两条螃蟹腿,我现在想起来还想笑呢。”王胖子十分自信地说道。

   林萧脑海中忆起侯启走路的样子,的确有些别扭,虽没有王胖子说的那么夸张?,但仔细思量,还真跟螃蟹那种架势有些相似。

   “嗯!我知道了,”林萧笑着拍拍王磊的肩膀,低声道,“胖子,给一个任务。”

   王胖子兴奋地点头道:“姑爷说!”

   “帮我监视叶秘书,她跟什么人见面,或是能听到她跟什么人谈话最好,如果能录音录像就更好了。”

   “这个我能帮林大哥!”红樱桃主动蹦出来,“我是搞直播的,拿着摄像机到处跑也没人怀疑什么,最适合搞偷窥了。”

   “咳!不是偷窥……”林萧讪讪地笑着,不大不小地撒了个谎,“其实我是想保护叶秘书,最近有人盯上她了,所以们要替我监视一些意外情况,但又不能让别人看出端倪,懂吗?”

   “这样啊,行!保证完成任务。”红樱桃有模有样地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好了!们休息吧,我上去看看叶秘书!”

   林萧辞别二人走楼梯上六楼。

   六楼是重症监护区,总共只有三间大病房,楼道里冷清的很,偶尔有一两位护士走过,却让整层楼显得更加空荡。

   来到叶柔的病房外,从玻璃窗看进去,叶母不在,而叶柔则靠在床头,手里拿着一张大概是A4纸,正目不转睛地看着。

   从林萧这个方向,看不清A4纸上有什么内容,但从叶柔专注的目光和神情分析,纸上的内容肯定对她很重要。

   可能林萧的注视,让叶柔心有所感,她默默收起A4纸,将它压到了枕头底下。

   随后,林萧干咳了一声,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

   “林大哥?”

   叶柔转头,惊讶地看着林萧。

   “感觉怎么样?还疼不疼了?”林萧手里拿着金创药,走过去放到床头,“晚

   上睡觉的时候把这药抹在纱布外面,它会渗透进去的,帮镇痛。”

   “好多了。”叶柔叹息一声,“我真是没用,想给我妈熬一锅汤都做不好,这下子啊,还得让她伺候我一段日子。”

   “伯母呢?”林萧抬眼在室内扫了几圈。

   “回家做饭去了,说是今天给我煲汤煮饺子,我最喜欢的鸭血汤!”叶柔调皮地笑笑。

   林萧此刻心里就在想,叶柔天真烂漫的外表下,到底隐藏着什么。

   她真是那个狠辣无情又狡猾如狐的狐娘吗?

   刚才她手里拿着的A4纸,会不会是从阿斌家里搜到的画像?

   侯启来找她又是为什么?

   女杀手从警局偷到的M4突击步枪,会是侯启的手段吗?

   假如叶柔真是狐娘,那么她的父母岂非就是乾坤院的人?

   能够拥有那种玉石之人,就算在乾坤院中也是绝对的高层。

   如果这一切猜测都是真的,是否能从侧面证明叶柔所拥有的庞大家世?

   假如叶柔真是狐娘,林萧能对她下得去手吗?

   思绪如电光火石般在脑海中闪掠而过,让林萧的眼神微微黯淡了些。

   “林大哥想什么呢?”叶柔好奇地眨眨眼睛。

   林萧深吸一口气,认真盯着她,装作无意地问道:“刚才我进来的时候看见拿着一张纸在看,看什么呢那么入迷?”

   “啊?”叶柔明显怔了下,随即不自然地闪躲着林萧的目光,“,都看到了?”

   “只是好奇而已!”林萧心头一紧,不自觉地戒备起来。

   狐娘从表面上看人畜无害,其实实力深不可测。

   能从林萧手里逃走的人寥寥无几,狐娘绝对算一个。

   万一叶柔就是狐娘,她骤然爆发之下,很可能对林萧产生巨大杀伤力。

   不得不防!